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踹得朝后仰去重重的落在地

来就动手了?难道是萧峰在外面得罪了仇人吗?
 
    不要说其他人一阵疑惑,就算是萧峰也是一头雾水,这里面的一个人他都不认识,而且这些日子他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怎么这些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他动手?
 
    不过疑惑归疑惑,萧峰可不会坐以待毙,眼见对方朝自己扑过来,直接将手中的篮球朝对方砸去。
 
    那男子冷笑一声,一拳将篮球砸飞,可是他来不及笑出第二声,萧峰的身体已经凌空跃起,狠狠的一脚踹在他的心口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踹得朝后仰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当场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可是其他的人却并没有就此罢休,继续朝着萧峰扑了过来是,甚至一个家伙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半尺长的小刀,就朝萧峰的心口捅去……
 
    在校园里动刀子,这些人的胆子也着实大了一点,即便是叶潇也没有想到这群来路不明的人会如此凶悍……
 
    没有任何的犹豫,让黄玲瑶不要轻举妄动之后,叶潇身影一晃,已经朝这些人冲去,对方打架都打到学校来了,难道还不还手吗?
 
    “唰……”的一声,萧峰刚刚避开那人的一刀,另一个家伙已经一拳砸在了他的肩头上,虽然没有伤到他,却让他的身体一个踉跄,这个时候,有一个拧着棒球棒的家伙直接举起了手中的棒球棒,当头就朝萧峰砸下,这一下要是砸中了,萧峰铁定会被砸得头破血流,而他的身体还没有站稳,根本来不及避开这一棒。
 
    就在这个时候,叶潇的身体出现在了萧峰的跟前,竟然一把抓住了那根棒球棒,然后一脚踹出,重重的踹在那人的小腹,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那人踹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然后身体一个旋转,将那名拿刀的男子也踹飞出去……
 
    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前来围攻萧峰的人已经被打飞了大半,剩下了两三个人哪里还敢上前,一个个赶紧扶起自己的同伴就这么撤退……
 
    看到很快就消失不见的混混们,叶潇满脸疑惑的望向了萧峰:“你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们?”
 
    “我没有啊……”萧峰一脸的委屈,那些人到底是谁他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去得罪他们?
 
    “会不会是别的球队的人打击报复?”这个时候,一名大二的学长忽然开口说道。
 
    刚才他可是吓惨了,来到经贸大学这么久,还没有发生过什么打架斗殴事件呢,更没有和外面的那些流氓混混交过手,原本以为今天完了,谁知道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家伙在叶潇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可是让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打击报复?”叶潇一愣?怎么就扯到打击报复了?难道萧峰又糟蹋了哪个美女,人家的男朋友找上门了?
 
    “对啊,萧峰现在是我们球队的核心人物,有他在,我们球队的实力起码提高了三倍以上,若是其他球队不想我们赢球,要找人打击他很正常啊……”那名学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事情就是他分析的那样……
 
    叶潇和萧峰对望了一眼,均是摇了摇头,现在比赛都还没有开始呢,就算其他系的球员知道经管系出了一个萧峰,可是这打篮球毕竟不是一个人的运动,他们可不认为经管系会直接从菜鸟球队变成超一流的强队,即便是真的如此,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哪儿有为了赢球而来打击报复的?这又不是黑市篮球?
 
    可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是什么呢?难道是林无情派来的人?可是林无情真的要对付萧峰,或者对付叶潇,又怎会派出这样的小虾米?
 
    “早知道刚才应该抓一个来问问的……”萧峰很是不爽的说道,莫名其妙的被人盯上,任谁都不会太爽……
 
    “没用的,这些都是一些小角色……”叶潇摇了摇头,他可不认为会在这些小虾米身上找到什么线索……
 
    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自然是没兴趣继续训练下去,顿时就散了伙……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在离操场不远处的一个楼房天台上,一名身穿花格衬衫的正叼着一根香烟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只不过西装男子的手中还捧着一个照相机,不一会儿的时间,男子就将洗出来的照片递到了花格衬衫的手中。
 
    男子一手夹着烟头,一手拿着照片,仔细的观看着照片,照片上的画面全部定格在叶潇的身上,或者说定格在他出手的瞬间。
 
    看到那些绝对堪称经典的照片,男子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速度一流,反应力一流,精准度一流,力度掌握一流,高手啊,绝对的高手啊……”男子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身边的黑衣人述说。
 
    “据说当初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斩杀了韩无辰……”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又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原本我还以为只是一种谣传,现在看来还真有可能呢,回去告诉楚爷,这活儿我接了……”男子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就好似雄狮找到了喜爱的猎物一样……
 
    “好的……”黑衣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要转身离开,却听到男子的声音继续响起。
 
    “对了,这个小子应该姓萧吧……”他的手指正好指着萧峰……
 
    “嗯……”黑衣男子点了点头。
 
    “既然楚爷都要出来了,那么要不要顺手将这小子给做掉了……”花格衬衫的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狰狞……
 
    “他只是萧震天的一个无阻挂齿的侄儿,杀了他对萧震天的打击不会太大,当然,若是你喜欢,完全可以……”黑衣男子眉头皱了皱,然后缓缓说道。
 
    “那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花格衬衫的男子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那名黑衣男子看来花格衬衫男子一眼,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劝说些什么,不过看到花格衬衫男子眼中那嗜血的光芒,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走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正走向寝室的叶潇忽然感觉到什么一样,猛然抬头朝着花格衬衫男子所站的方向望去,可是天台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直让叶潇眉头紧皱?难道这是错觉?
------------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