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很气派拉克特距离拉贝森还有十几米的距

喜欢在庄园之中跑步可是没想到他今天刚刚跑到门口的时候便发现从远处轰隆隆的开过来十几辆步战车“这难道是敌人吗?”希尔克低吼着,“全部戒备,一个都不能放进来,我去通知其他保镖!要维护所有人的安全!”

 
    一个都不能放进来?
 
    如果这些战车真的想进来的话,那么他们的履带可以轻易的碾塌老庄园的篱笆院墙!
 
    “不不不,别紧张,别紧张!”
 
    这个时候,还穿着睡衣的拉贝森从城堡里面跑出来,然后喊道:“爸爸,别太紧张了,这不是敌人,是我请来的保镖。”
 
    “你请来的保镖?”希尔克的鼻子简直都要被气歪了!
 
    刚刚那阵势差点没把老子给紧张死,你却告诉我这特么的不是敌人?
 
    好吧,这好歹也算是个好消息了,要是摊上这么强大的敌人,那可就糟了。
 
    可是,这种好消息的后面,往往会跟着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你为什么把这些人给叫到家族的庄园?你的脑子里面到底装着些什么东西!”希尔克的风度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其实,从这一点上面来说,他和自己的儿子真的很像,或许,年轻时候,希尔克也像拉贝森这样,有着少为人知的暴戾一面吧。
 
    “爸爸,是这样的。”
 
    拉贝森故作镇静的微微一笑:“我觉得吧,咱们家族的老庄园防御力量还不够,万一有人起了歹意,想要打这里的主意,那么我们家里的长辈,当然,也包括您,都会处于很危险的境地,所以,我才特地让这些高级保镖来保护我们庄园……”
 
    啪!
 
    拉贝森的话还没说完,希尔克就已经狠狠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把拉贝森打的有点懵逼!
 
    他完全没想到,这么多年都从未对自己动手的父亲,竟然今天会打了他!
 
    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拉贝森的眼睛里面满是难以置信!
 
    “爸,你竟然打我……”他说出了一句电视里面经常出现的经典台词。
 
    “我要是再不打你,你还要把我当傻逼!”希尔克再度骂道!
 
    “爸爸,你何出此言啊……我怎么会把你当成傻……我怎么会把你当成那个东西啊!”拉贝森还想狡辩,简直涨红了脸。
 
    啪!
 
    回答他的,又是一耳光!
 
    拉贝森另外一边的脸也火辣辣的生疼了!
 
    “你还不跟我说实话!”希尔克简直要气的浑身颤抖了!
 
    那些重机枪和步战车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个杀伤力堪称巨大无比,用他们来进行庄园防御,这特么的说明了什么?
 
    说明极有可能会有敌人来犯!
 
    而且,来犯的敌人具有极其强大的破坏力,这十几辆步战车可能都阻拦不住!
 
    希尔克不禁又想起来昨天晚上诺拉说的话。
 
    这个看起来妖娆、但却极有脑子的女人说,拉贝森极有可能是把这里当成了他避风港,他一定是在外面惹了事闯了祸,所以才急匆匆的回到了家族庄园。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对方这些反常的行为又该怎么解释呢?
 
    在城堡的二楼卧室,诺拉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诱惑无限的懒腰,然后揉了揉眼睛,准备例行向远方眺望。
 
    可这一下,就眺望出了事情了。
 
    那些迷彩步战车映入了她的眼帘。
 
    “看来,还真的被我说中了呢。”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柔媚的味道。
 
    那些步战车轰隆隆的开了过来,和这古老庄园的风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希尔克啊希尔克,你真是有个白痴儿子。”诺拉嘲讽的冷笑道。
 
    希尔克是听不到这句嘲讽的话语的,但是他却已经深深的相信这句话了。
 
    在马尔默家族庄园,还住着不少人呢,步战车的动静太大,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纷纷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大家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都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希尔克真是觉得自己的老脸都要丢光了!
 
    “你看看你给我干的好事!”他怒声骂道:“在外面惹了麻烦还不够,还把麻烦带到了家里!你这是不是在作死!”
 
    “爸!我真的不是……”拉贝森还想狡辩,可这个时候,一辆步战车的门打开了,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拉贝森的秘书,一肚子坏水的拉克特!他昨天专门去迎接这些雇佣兵的!
 
    “老板,老板,黑鹰公司来到了,是不是很气派!”拉克特距离拉贝森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呢,就已经高声喊道:“有了他们的保护,咱们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不过,这个家伙喊完了之后,才看到院子里竟然有那么多人,一下子愣住了。
 
    拉克特这一嗓子,无疑形成了对拉贝森的补刀!
 
    “还敢狡辩!”
 
    希尔克又狠狠的抽了拉贝森一巴掌!
 
    “爸,我也是没办法了!我真的没办法了!”拉贝森被抽的嘴角流血,脑袋发晕,终于交代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希尔克看到儿子竟然是这种反应,一颗心也开始渐渐的往下面沉去。
 
    看来,事情绝对不小,否则以拉贝森的自大性格,绝对不会往家里躲的!
 
    可是,家族的老庄园住着这么多长辈,这个混蛋就没想过,把战火往他们的身上引,会产生多么恶劣的影响吗?
 
    “爸,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这样办!”拉贝森还在叫屈。
 
    其实,他让秘书拉克特去跟黑鹰公司联系,让他们安排最好的保镖来保护自己,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可以私下里进行,不惊动老庄园的家里人,可拉贝森没想到的是,这黑鹰公司竟然搞出来了这么大动静,派来了十几辆步战车!
 
    出动了这种钢铁怪兽,的确是可以说明黑鹰公司实力强悍,可这特么的得多少钱?
 
    钱还是小事,毕竟拉贝森几乎有着花不完的财产,可关键是,这步战车的高调出现,把他的所有目的都暴露在了家人们的眼前!
 
    现在,所有人都能够猜到,拉贝森在外面闯了祸,而且祸水东引,让所有的家人都可能面临着死亡的危险!
 
    拉克特看着老板面颊红肿的样子,眼底竟是涌现出了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